C.ou

To:亲爱的自己

【獒龙】北河二和北河三

低绿:

有私设


 


1. 


“马龙。马龙。”早上六点的里约运动员食堂,虽然嘈杂,刻意压低的呼唤也格外清晰。


马龙刚侧头,张继科的手就环到他脖子上,整个人贴上来,活想一只挂着的树袋熊。耳边的声音还带着热气,“让我靠一会儿。”


前头等待拿自助餐金发的棕发的红发的队伍还有十几个人,马龙伸手想把张继科掰下去。张继科的胳膊环得更紧了,他说,“昨儿没睡好,让我靠会儿。”


我昨儿也没睡好,谁给我靠会儿,马龙想着。网上都管张继科叫藏獒,帝国的绝凶虎,按马龙看,应该是哈士奇还差不多,和自家姥爷养得那只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只小哈一兴奋就扑人,张继科一紧张就挂别人身上。一队里头的周雨,方博,退役了的王皓,他哪个没挂上去过。


四年前的伦敦,男单决赛前一晚上张继科像是被胶水粘马龙身上一样。可是当时他又没有粘在王皓身上,马龙悲愤地想。


队伍缓缓挪动,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张继科才松手,歪歪斜斜地站着。马龙回过头,那双总也睡不醒的桃花眼亮晶晶地笑着,仿佛脉脉含情。一晃神,他忘了要吐槽的话,转身拿面包。


 


2.


樊振东插起第五片火腿,正往嘴里送,就听见张继科说,“小胖啊,队里天天讲,特别能吃苦这五个字…”


许昕立马吞下嘴里的麦片,接茬,“而你只做到了前四个字。”


“十八岁的人,吃成总教练那样不合适。”


 “敢情八一队来的都一顿饭八两。”


两个人一唱一和。


樊振东哭笑不得,张继科眉飞色舞。马龙看他嘴角的弧度就知道这人还有一肚子损人的话没倒干净,真是年纪越大越不正经。于是马龙半真半假地埋怨,“你们一个两个,就知道欺负小孩儿。”


张继科挑眉,眼里盈满笑意,“谁说的,我不还欺负你吗?”


其余人捧腹大笑,引得一旁的女队都纷纷转头。嘻嘻哈哈过后,张继科板起脸认认真真地吃饭,一时间饭桌上安静得很。


刘国梁走过来,意味着早饭时间的结束。大家纷纷起身放盘子。走着走着,马龙被张继科撞了一下,飘来低低的一句,“晚上决赛见。”


“加油儿。”


“加油儿。”


 


3.


十五岁的天才少年马龙第一次见到他的室友,十五岁的天才少年张继科,发现原来传说中的男孩子这么没精神。三天之后,他觉得,传说不可信,第一印象更不可信,张继科就是一个混小子。


训练完了,张继科偷偷拉着马龙去后厨。饥肠辘辘的马龙原以为能吃上些大鱼大肉,再不济也是碳水化合物。没想到张继科大费周章,让厨子偷摸给做的居然是拍黄瓜。


“你…”盯着绿油油的一大盘,马龙难以置信。


张继科一嘴的黄瓜,含含糊糊回答,“吃…一会儿吃别的…”


十分钟之后,当他看见王皓抱着一盆红烧肉,王励勤抱着一大笼馒头走过来,马龙才知道这根本就是全队明目张胆地偷吃。


后来,张继科下放省队,马龙觉得没有拍黄瓜的加餐反而不太习惯。等张继科又打回国家队,也不是马龙室友了,晚上也不吃拍黄瓜了。


2012年在伦敦的时候,马琳带着一票冠军,天天买菜烧饭。某天张继科心血来潮,要自己做拍黄瓜。反正不用开火,他就拿着砧板刀子黄瓜,在餐桌上拍。啪,黄瓜飞地上。


啪,黄瓜又飞到桌子上。


马龙看不下去了,也伸手拿过刀子一拍,啪,黄瓜飞张继科身上了。


厨房里的马琳冲出来,数落“你俩整一晚上都吃不上东西。”然后噼里啪啦拍完了剩下的黄瓜。


开了饭,张继科夹了一筷子黄瓜,放到马龙碗里。马龙看见张继科脸上憋不住的笑意,眼睛都憋得有点红,忍不住嘴角也开始翘。张继科忍不住笑开了,露出一口白牙,马龙也笑弯了眼睛。


刘国梁狐疑地看着他们,“精力挺旺盛啊,晚上来个一万米?”


张继科换了一张没睡醒脸,马龙跟着换了一张一本正经脸。


 


4.


2014的秋天,马龙的生日,晚饭切了蛋糕,吃了食堂做的长寿面,收了不少礼物。刚比完仁川亚运会,大家还喝了一点酒。


晚上马龙的室友正在洗澡,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才开了一条缝,张继科一个侧身滑进房间。


“马龙,”张继科喝过酒之后眼睛里的水光更胜,房间里只开了小台灯,衬得他的眼睛仿佛两颗星星,“我…我想换一下奖牌。” 手里攥着十多天前刚拿到的亚运会男双金牌。


换鞋子换衣服,怎么现在还换奖牌呢。马龙觉得自己喝了酒脑子转不过弯,“一模一样的,换它做干嘛?”


“不干嘛,就换一换。”张继科嬉皮笑脸,摇摇晃晃地走向马龙的书桌。


那就换吧,马龙顺从地取出金牌。张继科拿着金牌就走了。


一分钟之后,咚咚的敲门声又响起来。怎么又回来了。


“马龙,”张继科手里拿了个没有胶皮的拍子, 好几秒的沉默。“我…用过的拍子送你。”


马龙觉得酒喝多了反应真的会迟钝,他接过拍子道谢,突然想起了张继科晚上的时候送过自己一套海贼王手办,“不是送过了?”


张继科仿佛也刚刚想起来,思考片刻,肃着脸,“我打出大满贯,就用的这个拍。比起你,你知道,我技术也就那样,靠得都还是运气。换新拍了,我把旧的给你,就当是把运气送你了。”


桃花眼里的亮光明明灭灭,马龙有些晕眩,酒能误事,古人诚不欺我。


“你有了运气,赶紧拿个大满贯。到时候别人也会管咱们叫双子星。”


张继科把球拍放在床头,晃晃悠悠回房间去了。


第二天晨跑,马龙故意跑在张继科身边,想问昨天的话他是不是认真的,说出口却变成“你记得昨天晚上给我送了什么不?”


张继科笑成了一个核桃,“我最宝贝的拍子啊。”


马龙也笑,没有问下去。


之后的一年,拿下世乒赛世界杯巡回赛的冠军,马龙觉得张继科的运气真的很好用。


 


5. 


国乒迪拜行,在刮着大风的黄沙里打乒乓,小胖发球,刚抛起来球就不知道飞去哪里了。一众国手轮流发球,打得那叫一个乌七八糟。笑闹着拍完了宣传片,之后的骆驼行,二人一骆驼,张继科坐在马龙身后。


骆驼很颠,不过颠着颠着也就习惯了。他们走在第一个,眼前连绵起伏的沙丘,一派壮阔的自然之景。


马龙感慨道,“小时候还珠格格看过吧,我一直特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在草原上骑马,不过在沙漠里骑骆驼也挺好的。”


张继科环着马龙的腰,默着不说话。


骆驼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太阳已经马上落山,微风吹着傍晚的黄沙,竟能看出一丝妖娆的味道。


两个人有一好长会儿不吭声。最后马龙说,“颠得屁股疼。”


张继科收紧胳膊,“恩”了一声。


下了骆驼,张继科又活泛起来,和许昕两个人招猫逗狗,四处挑事儿。晚上露天吃烧烤,吃饱喝足的人们围着篝火,嚷嚷着要唱歌,谁都不能幸免。


自知五音不全的马龙在一旁装透明人。


张继科却跳起来,“唱!我先给大家献歌一首!”


丁宁陈梦起哄,要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唱。马龙还没来得及说不,张继科豪迈地一挥手,“好!”


周雨他们提议唱痴心绝对,男队女队纷纷跟着嚷嚷。


张继科搂着马龙脖子,笑咧开嘴,“唱就唱。马龙谁啊?我心头好啊!”


话一落,震天响的哄笑声,仿佛能一路传回中国。


马龙脸被火光映得发红,也大笑出声,真亦假,假亦真。


天还没有黑透,不深不浅的钴蓝色,北河三挂在西天,北河二的光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6.


张继科和马龙坐在球员休息室里。


刘国梁说,“我这些话,继科儿四年前听过。晚上放平心态。是队友,也是对手。你俩都是最优秀的,谁都输得起对方,谁都赢得起对方。”顿了一会儿,“还有,你们啊,感情尤其好。关系好更要放开了打。”


马龙和张继科平静地对视一眼。刘国梁继续嘱咐,车轱辘话翻来覆去一遍遍,最后看着他们一起背着包走向赛场,舒一口气。


呐喊声,裁判的报分声,乒乒乓乓球砸桌面的声音,自己跑动时带起呼啸的风声,光怪陆离,以及球桌对面的张继科,像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当大比分定格在四比零,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马龙才意识到,自己赢了,奥运会的金牌,和大满贯。


区队,市队,省队,国家队的十三年,和眼前张继科的微笑交织在一起。很开心,意外地也很平静。


马龙开心又平静地比了一个爱心。


马龙扯起国旗的一角,张继科也拿起另一角。无数的相机胶卷下,他们同时挥手。里约乒乓馆外天色正浓,北河二和北河三的光芒,融在一篇茫茫星光中。


今天,是属于双子星的夜晚。


 



评论

热度(2672)

  1. 熠熠燃烧的穹顶低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无尽的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