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

To:亲爱的自己

[獒龙獒]浴帘的故事

愁余岁暮:

一块小甜饼


没继续写决赛之后的事儿是因为觉得既然他们都是输得起的人,我作为纯脑补的就更没有必要代替他们去纠结了。他们都经历了那么多比赛了,相信没有什么看不开的。所以就写了一块小甜饼,时间可以是在里约期间的任何一个早上,希望你们喜欢。


如有不妥请告诉我,我会更改。


鞠躬


---------------------


里约奥运会的硬件设施实在是不太好,纵使马龙和张继科都不是挑剔的人,看着这种条件也只能连连摇头。来的第一天他俩一起把浴帘装上了,但是没几天就又坏了,这次坏得比较彻底,两个人折腾了一晚上也没修好。


所以马龙起床去洗漱的时候,推看门看到的是全裸的正在洗今天四次中第一次澡的继科儿这事儿也不算奇怪。


“啧,你这人,浴帘坏了你洗澡也不知道锁个门?影响多不好。”张继科反驳他,“得了吧,我要是锁了门你又得说也不是没见过有啥害羞的为啥要锁门耽误你洗漱。再说本来也不是没见过,是吧?”一下说了一长串话,虽然离得近但是水声太响,反倒有一种朦胧的感觉。马龙偏头看了他一眼,“那你看看你弄的这一地水,你等会自己收拾啊,我可不给你弄。”张继科从哗哗的水声当中分出神瞟了他一眼,“这话说的,好像你原来收拾过似的,你想想,哪次不是我弄?”水流挺大,继科儿的眼睛有点睁不开,哦,他睁不开眼睛这事儿可能不是水流的问题,他就这样。但是从马龙这个角度看来,张继科就像是给他抛了个媚眼,再加上听起来有一点点像邀功似的问题,有点可爱,马龙在心里想。“我又没逼你收拾,你自己有洁癖,看到不整齐的就非要收拾,所以才受苦受累,你怪谁?”张继科在心里默默吐槽也不是他自己愿意洁癖的,就是看到东西乱就不舒服也不是自己的错。但他没说,他只是果断地伸出手,把水撩在马龙身上。马龙本来看他这会儿没说话就专心洗漱来着,这一下也被吓了一跳。他早上起来也就穿了一条内裤,一大捧水洒到后背上顺着慢慢流下去差不多整个背面都湿了。他偏头看着张继科已经关了水,冲着他笑的贱贱的,一脸欠揍,于是马龙也冲他笑了回去,随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张继科被他笑的有点发毛,马龙这人看着乖乖的,其实也是切开黑,鬼点子多了去。然后他就看到他的队长特别霸气的一伸手把自己给怼到墙上,冲上来就吻住了自己。X,居然被壁咚了。张继科自然不服,自己还高一点呢怎么就看起来变成在下边的那一个了,于是他用了点力,再借着后面墙的支撑,翻过身来把马龙压在墙上,马龙还想挣扎,就听见他家继科儿委委屈屈的声音,“龙,你别挣扎了,我腰疼,真的。”马龙翻个白眼,心想刚才反过来壁咚我那一下咋没见你说腰疼呢。但他还是没再挣扎,他知道对方的腰伤确实比较严重,所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对方掌握亲吻的主动权。当继科儿手开始不老实的时候,马龙心里敲响了警钟,于是他拍拍张继科的胳膊,示意他先放开自己。张继科一万个不情愿的放开对方,然后他就看到对方眼里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笑意,那种要开始做坏事之前的笑意。继科儿还在想都这样了马龙还能出什么鬼点子,他就听到对方开口了,“继科儿啊,刚才老刘让我起来之后去找他,时间要到了,我得过去了。”说完之后挥挥手拽了条毛巾就走了,留张继科自己没反应过来。然后马龙就听见对方骂了一声,然后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扔到地上了。“继科儿,别摔东西啊,摔完你得自己收拾,然后还得赔。”张继科也认命了,就喜欢这么一个人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把欲望先咽到肚子里,把澡洗完。


但是。


马龙你可以的。


你等着晚上的。


奥组委发了那么多那啥也不能浪费是不是。


张继科想到晚上可能发生的事很满意。


总之最后他们干了个爽。




并不会开车,所以就没有然后了 


----------------


我觉得他俩两个大老爷们每天腻在一起卿卿我我这事儿有点不现实,而且想想就很奇怪。这种运动员cp尤其是都是北方大老爷们的cp就是应该每天打打嘴炮,互相损一损,没什么东西是一个色气的亲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啊,萌多了足球圈色气cp的我好像越来越污了[没有。他们这么多年都在一起,那么熟悉了,每天聊天的日常我觉得也就是插科打诨,因为他们现在也不存在异地或者久别这种事,所以每天就是互相揭老底,老夫老妻似的相处,我觉得也很有趣啊。


所以才搞了这么一个小甜饼,每个人有不同看法啦,我也是自己的想法,总之感谢大家看到这里,希望你们喜欢。


鞠躬



评论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