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

To:亲爱的自己

【龙獒】Almost lover【上】

💔谁给我勇气看下去

L'immortalité:

*灵感来自于 A Fine Frenzy的《Almost Lover》。
*今天份的刀,收好。
*ooc与bug皆属于我,与他们本人无关。
——————————————————————————————————————————————
Almost Lover


So long my luckless romance.
再见了我不幸的爱
My back is turned on you.
我将转身离去
Should've known you'd bring me heartache.
早该知道你只能带给我无尽的心伤
Almost lovers always do.
无缘的爱人总是如此
—— A Fine Frenzy《Almost Lover》


【张继科视角】
12月24日,平安夜。
现在是纽约时间22:45,昔日同一时期的国家乒乓球队运动员在大洋彼岸的某一栋别墅里欢聚一堂,为他们曾经的队长马龙举办一场单身派对,纵情恣睢享受着最后的狂欢。
明日,马龙将同他交往止一年的女友,步入婚姻神圣的殿堂。他邀请所有好友前来赴宴,其中,就有张继科的名字。
此时此刻,张继科独自一人坐在窗边,远离狂热的人群和一切喧嚣。他将自己掩藏在窗帘投下的巨大阴影之中,浑然与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
他不是不好热闹,只是如今这种情况,他实在兴奋不起来,又不忍拂了众人的兴致,遂寻了块儿僻静之处落座。
他忍不住像窗外望去,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成双成对的恋人并肩而行,他们或十指相扣,或笑容明丽,每个人的脸上均洋溢着幸福与快乐。
这样的场景似是触动了他心中某根隐秘的弦,故而他又很快别过脸去,静默不语的注视着今晚的焦点人物——马龙。
他们于国家队相识。初见面,他们便因性格不同但实力相当而势成水火。不过常言道:日久见人心。二人在不断的磨合许对抗中竟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情,从前的不快一笔勾销。2004年,张继科因违规被下调至省队,即使马龙替他向刘指苦苦求情也无力回天。张继科离开时,只有马龙一个人去送他;回来时,也只有马龙一个人在门口捧着一束花,傻乎乎的站在门口等,见他来了便一把将花塞到他的怀里,笨拙的拥抱他。
张继科至今都还清晰记得他对马龙的第一印象:他觉得对面那个小胖子憨憨傻傻的,怎么打球时出手那样快?
退役前,他们是赛场上最夺目的双子星,是赛场下最亲厚的好兄弟。
然而,仅仅是兄弟吗?张继科本人并非十分明朗二人之间的关系。在他看来,有一种游离于兄弟与朋友之外的情愫始终萦绕于二人之间,但在这件事上,他们达成了空前一致的默契,从来没有一方试图说破。
那是他们二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这次马龙的婚礼,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应该是张继科去做伴郎,甚至连他自己,都这样以为。
可最后伴郎的人选出来时,却是许昕取代了他的名字。
很多人不解个中缘由,遂纷纷找到张继科询问:
“为什么?”
“我讨厌打领带。”不论是对谁,张继科均仅有这一个答案。
有人认为他太狂傲,连发小的婚礼都不肯屈就;也有人说张继科就是张继科,连拒绝的理由都显得那么有个性。
对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他皆付之一笑。
事情的真相是,马龙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他根本没有邀请他去做伴郎。
张继科没有问马龙为什么,马龙自然没有告诉他原因。
就这样吧。他心想。也只能这样了。
总有一天,他也会像马龙一样,找到一个更为重要的人。然后,重新开始。
恨只恨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他将光洁的额头抵在剔透的玻璃上。壁炉里的火烧的正旺,窗户上的玻璃却依旧冰冷如斯。寒凉的触感刺破他的皮肤,穿过他的血管,直抵他的心脏。
他忽然忆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时候的北京也像今晚的纽约一样扬起鹅毛大雪。待到他们训练完离开场馆会宿舍时,地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马龙紧紧的攥住他的手,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他们没有带伞,白皑皑的雪落了一身,像是两个步履维艰的白发老翁。
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TBC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5)

  1. C.ouL'immortalité 转载了此文字
    💔谁给我勇气看下去